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十景缎 第八十五章

时间:2018-07-07
赵婉雁见龙驭清便要摸到自己胸口,更是急得不知所措,连忙用右手去推他手臂,却如蜻蜓撼石柱一般,哪里动得分毫?却见龙驭清脸上 浮现冷笑,手臂一振,赵婉雁一时只觉气也透不过来,一道大力将她推了出去,摔在地上,正好跌坐在衣柜前。
  赵婉雁忍痛不发叫声,只是低声呻吟几下,挣扎着想要站起,龙驭清却已站在她面前,一手将她拉了起来,笑道:「小郡主,屁股摔痛了 没有?」
  赵婉雁不知如何是好,一张脸蛋涨得通红,低声道:「龙先生,请……请你自重,不然……我……我要叫爹爹过来了!」
  龙驭清冷笑道:「赵王爷跟我们皇陵派本是相互合作,加上个姻亲关係,想来他也不会反对。嘿嘿,向扬那小子对前辈不敬,他的女人给 我做个赔偿,岂不合情合理?」他这几句话说出来,赵婉雁听得又惊又急,此时她正在柜前,与向扬只相隔着一层木板柜门,心想他自然已经 听得清楚,只怕随时便要奋不顾身的冲出,不由得心下惶乱,一时倒没担心龙驭清会对自己如何。
  龙驭清这几句话,刻意说得清清楚楚,便是要说给向扬听的。然而向扬固然不曾现身,赵婉雁也只是一派慌乱神色,既不吐实,也不惊叫,不由得微感不耐,心道:「倘若那向扬小子当真不在此间,我这样逼迫这丫头,要是传了出去,可不太妙。不过这小丫头看来腼腆怕羞,未 必敢向外人说起,要是真说了出去,也是口说无凭,于我何碍?」想到此处,恶念陡生,沉声道:「给我转过身去!」
  赵婉雁心慌意乱,一时没了主意,竟然恍恍惚惚地转过身子,面对着衣柜,望着门板缝隙,心中不住暗想:「向大哥,你千万不要出来啊 !」
  忽然一只手掌按在赵婉雁背上,将她上半身直压在柜门上。赵婉雁方觉惊愕,龙驭清另一只手已在她屁股上来回抚摸,不时捏上一捏,一 边笑道:「隔着裙子也这么柔软,看来你还是个小尤物呢。与其让那小子享受,简直浪费了,呵呵,哈哈!」
  赵婉雁一听,只吓得不停簌簌发抖,极力挣扎,但她一介纤纤弱质,在龙驭清手下全然无力反抗,但觉龙驭清单手在她臀上肆意而为,渐 渐滑到了双股之间,手掌在其上缓缓厮磨,衣裙也慢慢陷入了股沟。
  赵婉雁终于无法忍受,「嗯」地呻吟了一声,心中害怕之极,泪水夺眶而出,颤声求道:「拜託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龙驭清置之不理,手 指隔着衣裙往她私处不断戳去,似要将布料塞入一般,不过多久,布上便已有些湿湿的,赵婉雁的声音也似乎带着哭音,勉强回过半个头,哀声说道: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  龙驭清见了她楚楚可怜、梨花带雨的无助神情,不禁淫威大振,心道:「这小丫头倒真是生得挺美,只不知向扬那小子是否已经把她开了 苞,那可真是可惜了。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,瞧你到底叫是不叫?」一时之间,倒不觉得非引出向扬不可,手指在她下体快速挑逗,布料被 爱液所沾湿,起了不少绉褶。
  赵婉雁双手撑在柜子门板上,被龙驭清从身后随意侵犯,虽然无论如何不愿向扬现身受擒,但是身当失贞之危,又自然而然地希望向扬即 刻现身救她,心中犹豫不决,想着龙驭清将要对她施加的暴行,越想越是害怕,忍不住低声啜泣,不知不觉中呜咽着道:「向大哥……救我… …救……我……」
  龙驭清冷笑道:「现在求救,不嫌太迟了吗?」说着手指忽然加重力道,用力压着她的私处所在,向内连连按去。赵婉雁出其不意,陡然 受到一阵刺激,「呃」地呻吟一下,声音彷彿卡在喉咙,娇躯微微颤抖。龙驭清连续急按,压住她背心的手掌也开始画圆抚摸,一边施力,赵 婉雁手臂之力支撑不住,乳房压在了木板上,发出轻微的「咯吱」声响。
  在龙驭清剧烈的动作下,赵婉雁心中更是充满说不出的羞耻感,俏目紧闭,泪珠滑落双颊,身体被他弄得不停摇摆,心中惧怕已至极点,求助的呼叫像是被一点一点从体内挤了出来:「呜……呜呜……救我……向……向大哥……呃、呃嗯……不、不要啊!啊、啊……」
  然而赵婉雁虽然已经不自觉地哀鸣,向扬却依旧没有出来。龙驭清心道:「看来那小子果然不在房里,否则这小丫头都吓成这样了,那小 子怎会狠心不管?」
  心觉判断错误,浪费不少时间,只怕向扬跟文渊均已逃远,甚而前去与其他伙伴会合,不禁大怒,一股怒气全部发洩在赵婉雁身上,忽然 一拉她后领,将她身子按倒在地上,低声吼叫,跨坐在她腰间,恶狠狠地道:「小郡主,该是你代那小子赔罪的时候了!」
  赵婉雁被他压坐住身体,惊惶之下,不禁又想:「向大哥怎会还没有发现?
  难道……难道他伤势太重,昏迷了吗?「但是此时她已无暇多想向扬如何,眼见龙驭清神色狰狞,随时便要将她蹂躏殆尽,心中恐惧莫名 ,颤声道:」不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「
  龙驭清双目一瞪,面露狞笑,双手伸出,恣意挤压她的一对嫩乳,一边胡乱拉扯,将她胸前衣服弄得凌乱不堪,口中荷荷呼气,眼神便像 是一头準备享用猎物的猛兽。赵婉雁抵抗无用,急得泪水盈盈,心中登时转过一个悲凄的念头:「向大哥,你定要平安无事,婉雁今日难逃此劫,不能苟活,只有来生……来生再与你相会……」
  龙驭清看着这个娇美的小姑娘慢慢放弃了反抗,脸上露出绝望之色,心底一股凶狠性情直升起来,嘿嘿一笑,道:「小郡主,好好享受罢 !」双手在她身体上下到处侵袭,最后停在腰间衣带,开始动手解下。赵婉雁别过头去,微弱地低声哭泣,肩头轻轻颤动。
  龙驭清淫虐之心大起,正待肆意逞欲之际,蓦地里一声木头破裂之声响起,一股强烈劲风直冲龙驭清后背,全无先兆,来得猛恶之极。龙 驭清猛然一惊,淫慾顿消,心中反而大喜:「好,向扬小子,你可出来了!」一侧身,九通雷掌随心而发,心想向扬已负重伤,这一掌便足以 将他震昏。不料眼前出现的,既非向扬,亦非文渊,而是一个硕大无朋的巨兽,一只白毛黑纹的庞大猛虎,张开血盆大口,凌空扑至,两只虎 爪向他疾抓而来,来势兇猛之极。
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兽,武功高强如龙驭清,也不禁骇然失色,掌力不及发出,已纵身直跃而起,闪过虎跃来势,一声大喝:「什么怪物 !」九通雷掌掌力又已催聚掌心,直劈白虎背脊。白虎跃势不停,头一俯一仰,正好将赵婉雁身体挑至半空,前爪一落地,陡然间又是一跃,速度竟又快上倍余,一闪之间,赵婉雁正好落在它背上,龙驭清掌力却已落空,无形掌风将地板方砖震碎了一大片。
  这一切来得太过意外,赵婉雁又是错愕,又是惊喜,骑在白虎身上,叫道:「虎姐,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一瞥之间,只见房门已然碎裂, 显然是被白虎撞开。
  一个白影忽然自门外飞窜而入,哗呜一声,却是小白虎。紧跟着门外一阵吵闹之声,又是一串兵刃交击声,几名汉子和护卫跟着涌入房中 ,一个光头大汉手持大刀,刀法急劲,竟是白虎寨寨主童万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