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21岁的年轻女孩

时间:2018-01-13
(一)
A市,夜已深,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地下室正灯火通明。
「说不说?!」
「哼!」
在房间的正中央,有一张床,又或是说一架精密的仪器更为确切,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平躺着双手朝上伸开被固定在「床」上,双脚也被箍住。不光如此,全身赤裸的她,双乳被两个金属罩罩住,阴部同样被一层设备覆盖,特别是半个脑袋被铁盔罩住,这些器械上连着密密麻麻的导线,和床下的仪器接合起来,这副状况叫人看着觉得诡异。
床边站着三个黑衣人,其中两男一女。「再不说,老子不客气了!!」一个容貌粗的男子喝道。
「休想!!」床上的女子坚决的回答。
「梅小姐可要想清楚了,水姐的设备可不是闹着玩的哦。」另一个长相较文雅的男子有点戏的说,然后瞥了瞥站在旁边的女子。
这男子旁边的女子长相极其秀美,鼻臣上架着副无框眼镜,使她透出相当高雅的气质,面上没有一丝表情,让人觉得有些冷傲。这时女子发话了︰「霍铜,一级。」
容貌粗的男子点了点头,按下床边的一个开关,相貌文雅的男子不禁摇了摇头。只见床上的女子一阵抽搐,表情痛苦到极点,却一声不吭。被称作是水组长的女子又发话︰「停。」接着说︰「梅小姐够坚强,不过我劝你不要做无谓抵抗,这套设备是专门从总部运来的,它会用电流刺激你最敏感的部位,刚才只是一级而已。」
床上的女子大口喘着气道︰「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混蛋,不要妄想了!」
「二级!」水冰道。
「啊!」梅小姐的身体剧烈的抖动起来,要不是被固定住了,肯定会跌下床去,电流刺激着她的乳头,阴蒂,阴唇等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,使她忍不住叫了出来,「我、说、停!停!」
霍铜道︰「这又何必呢,早说哪用受这苦?」
「你怎确定她说的是真的?」霍铜身边的男子问。
「她头部的仪器可以接受她的脑电波,相当于测谎仪。」水冰淡淡的说。
「呵呵,有水姐在,真是进展神速啊。」相貌文雅的男子笑着说。
霍铜瞪了他一眼说︰「你韩羽怎能跟水组长比,你他妈的除了打枪还会干嘛?」
旁边的水冰一言不发,走到床边,按下开关,「啊!」床上的女人发出比刚才更凄厉的惨叫,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。霍铜看的目瞪口呆,水冰冷冷道︰「她已经没用了!」
霍铜暗忖,这女人好狠。韩羽看看霍铜,对他摆摆手,然后对水冰说︰「水组长,这件事情已了,我们先回去了?」水冰点了点头。
走出地下室,霍铜对韩羽说︰「想不到这女的比我还狠!」
韩羽摇了摇头说︰「我看是水小姐不想见到那女的被淫辱吧,我以前听过她的传言,好像她不喜欢那些强暴的镜头,搞不好她是受胁迫才加入组织的吧。」
「你小子什时候开始喜欢探听这些东西了?」霍铜道。
「呵呵,不说这些了,今晚去西区寻乐子。」韩羽道。
「最近还是小心些,听说国际方面下来人了。」霍铜神情有些谨慎。韩羽笑着摆了摆手。
市公安局,刑侦处办公室,会议正在举行着,只听一个中年警官发话︰「关于这些案子,我想已经不是一些简单的绑架案,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,近几年时有年轻女子失蹤,我早就有所怀疑,想不到竟是国际性犯罪,这位是严清蕙小姐,国际刑警组织派来我市协助调查的代表。」说着手指向旁边一个面貌极其清秀,英气逼人的年轻女子,接着对她说,「严小姐,欢迎!」
说着与会人员鼓起掌来,严清蕙笑着说︰「李处长客气了,这的情况毕竟是你们比较解,以后还要请大家多多关照。」
刑侦处处长李景然,凭借其高超手段破了不少要案,以40不到的年纪当上A市刑侦处长,为不少同行所羡慕。李景然笑着说︰「这样吧,请严小姐先把国际方面的情报谈一下。」
谈到工作,严清蕙马上严肃起来,缓缓道︰「今年来,国际上冒出一个叫做黑鹊的组织,专门掳掠漂亮年轻的女性,并培养成女奴,卖给一些富豪,有少许资质好的也有被培养成杀手,从事刺杀活动……」
A市西区,紫金花园别墅区。
少女躺在浴池,享受着温热浸泡,不自觉的闭上了眼楮,心想父母最近外出,自己在家可以随心所欲真是幸福啊。
刚沐浴过的少女,只披着件白色的浴巾,露出雪白的肩膀,洁白光滑的胸脯在灯光照耀下,发出诱人的光泽。少女抚着湿漉漉的头,打开浴室的门,突然一片黑布出现在眼前,一阵怪异的气味传来。「啊!」少女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栽倒下去。
少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灯光昏暗的房间那,四肢被固定在床上,床边站着个黑衣男子,正在自言自语︰「嗯,跟姓梅的差不多了,能达到刚刚的效果了。」
少女惊恐的问︰「你是谁,我在哪……」
黑衣男子正是韩羽,韩羽乖戾的笑道︰「我是城市猎人,小美人你现在是我的猎物,现在到了享用猎物的时候了,嘿嘿。」
「什?不要,快放开我。」少女挣扎着。
「好气味,嗯,不错。」韩羽猥琐的笑道,手拿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,放在鼻子上嗅着。
「啊,不要!」少女看到韩羽正拿着自己白天穿过的内裤,还把鼻子放在曾紧贴自己最羞人之处的部位,少女的脸唰的红了。
韩羽一手拿着内裤,一手捉住少女较小的乳房。少女的乳房非常柔嫩,抓在手柔滑异常,韩羽俯下身去,饺住另一乳头,用力的吮吸着。少女美丽的大眼楮潮湿了,忍不住抽泣起来。「为什会这样?」少女哭着问。
「要怪就怪姓水的吧。」韩羽恨恨的说,刚才在审讯的时候,韩羽内心远不如外表冷静,他早就想上那个姓梅的女子,因为那是他抓住的卧底,之所以没动她,是因为水冰要亲自审讯她,好不容易审讯结束,水冰果然杀掉了她。韩羽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旁望,最终还没能得到发磐,所以今晚才捉一个少女回来髓欲。
韩羽不顾少女的挣扎,在少女的胸腹上舔舐着。少女的阴户很饱满,但毛很淡,只见淡淡的毛间一条小缝隙微微张翕着,内中情形若隐若现。
韩羽两根手指分开阴唇,仔细观察起来。少女感觉到最敏感的部位失守,身体抖动了一下,开始哀求,「求求你,放过我吧。」
韩羽也不理她,用舌尖舔弄着少女的阴蒂。少女只觉得一阵痒痒的感觉从下体传了上来,忍不住娇呼了一声。韩羽更把把头埋在少女双腿间,整个嘴堵上少女的阴部,用力的舔着,吮吸着,少女急促的喘息着,感觉下身不断传来阵阵麻意。韩羽站了起来,脱下裤子,露出胯下巨物,少女知道马上要发生什,眼中充满惧意,大叫︰「不要,放过我吧,不要……」
韩羽毫不犹豫,将胯下分身插入少女羞处。韩羽闷哼一声。整个身子伏在少女身上,抽动起来。少女随着他的进入发出一声惨烈尖叫,然而韩羽根本不去理会,疯狂的抽插着,毫不留情,每次都深深的进入,少女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疯狂的兽行持续了近30分,韩羽感觉下身一阵酥麻,不想再忍,「喝」韩羽低喝一声,精液喷射了出来,完全射入少女子宫内部。少女只觉得一股股热流烫灼着自己的身体,晕了过去。
韩羽长呼口气,起身看着躺着的少女,娇嫩的阴部略微红肿,还有少量的淡红色液体从阴道口流出,心着实快慰。
走出房间,韩羽正考虑如何善后,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。
「喂,阿羽,是我。」
「啊,大姐是你啊,哈哈,这晚还没睡啊。」
「想你呀,怎最近都不来找我?」
「最近忙啊……」
话还没说完,那边女人就嚷了︰「今晚你必须过来陪我,不然那件事……」
「好好,我算怕了你了,我马上过去。」
电话那头的女的叫萧筠,30多岁,跟韩羽同属于一个组织。这个中年女人正处在如狼似虎的年龄,一直缠着韩羽,以前韩羽曾欠了她一个人情,所以还不能不答应她。
刚进门,未待韩羽反应,萧筠便抱住韩羽吻了起来,面对香玉满怀,韩羽并没有多大望,一是刚发遣,二来他本就不喜欢这个女人,他喜欢的是那种不驯服的,对这种风骚女子,他向来不喜欢。
萧筠感觉抱着的男人似乎没什动静,于是蹲了下来,拉开韩羽的裤链说︰「是不是刚玩过哪家的姑娘?让我验验弹药。」
韩羽笑着说︰「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,不就知道了。」
萧筠笑了,说︰「面坐,我们先聊聊。」
两个人走到客厅沙发边坐下,萧筠故意坐在韩羽旁边,将手伸入韩羽的裤中,隔着内裤抚摸着,「最近忙什?」萧筠问,两个人虽然是同个组织,但不同的部门互相是不解具体情况的。
「最近组织好像出了叛徒,正在清理。」
「是吗,那你岂不是……」萧筠别有意味的看着他,她觉得一边聊天一边摸着韩羽的器官,有种把这个有个性的男人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一样。
「虽然事情是这样,但我不会背叛组织。」
「跟我还说什废话。」说着,她把手伸进韩羽的内裤一下抓住了韩羽的阴睫,爱抚着。
「大姐,我的事你又不是不清楚,不说这个了,你最近忙什?」
「没什,组织新进了几个女的,要调教,真无聊。」说着又抓住韩羽的阴囊,把玩着,「好大的两颗丸子啊。」
「大姐,我想问你件事情。」
「说啊。」
「你没考虑找个人嫁了……」
萧筠一边听他说,一边握住他的阴囊,并把包皮褪下,另一手将他的阴睫从内裤中拿了出来,使韩羽的器官暴露在空气中。
萧筠一边欣赏着韩羽的裸露的龟头,一边媚笑说︰「阿羽,你在开玩笑吗?我这年纪哪还嫁得出去啊,再说我身在组织,有这打算又能怎样?喝,真是好东西啊!」说着萧筠俯下身去吻了韩羽的龟头一下,韩羽只盯着电视屏幕,没有回话。
萧筠看到爱抚了这久韩羽的阴睫仍然没完全勃起,就张开嘴将韩羽的龟头含在口中,吮吸着,舌尖不时的舔着龟头的沟冠部位,还用舌头绕着龟头的下边缘来回运动,韩羽正想着萧筠的话,渐渐觉得龟头有种麻酥的感觉,他尽力的忍耐着,然而阴睫还是不自觉的慢慢勃起。
韩羽只感到阴睫好像被包围在一个温泉中,无比舒坦。
「喝!」韩羽终于忍耐不住,阴睫一颤,完全勃起。
萧筠吐出韩羽的龟头,只见雄起的阳具前端沾满唾液,在灯光下闪闪发亮,握住滚烫的阴睫,萧筠笑着叹道︰「好大,好烫,阿羽真有男性雄风啊。」
萧筠边说,边套弄着韩羽的分身巨物,「来吧,阿羽!」
韩羽脱下自己的裤子,掀开萧筠的裙子,其实萧筠还是有几分姿色的,韩羽要说一点动没有那是骗人,将萧筠的内裤粗暴的扒下,然后将她狠狠扔到沙发上。对这粗鲁的做法,萧筠非但不生气反而还很高兴,「阿羽快来,快!」韩羽二话不说,将萧筠秀美的双腿扛了起来,端住萧筠的腰,抽插起来。
萧筠也十分疯狂的配合着韩羽,双手箍住韩羽的臀部,发出阵阵浪叫。过了十分,萧筠说要换个姿势,让韩羽坐在沙发上,她坐到韩羽胯部上下活动着,这种姿势让萧筠觉得自己完全征服了这个男人。
过了会,萧筠又要韩羽躺下,自己蹲在沙发上,肛门对其屎羽的阴睫坐了下去,跟着是剧烈上下的活动,韩羽甚至觉得她要把自己的阴睫插到她胃。萧筠感觉越来越快慰,终于达到了高潮,一屁股坐在韩羽胯上,双手紧紧握住韩羽的手,大量淫水从阴道流出,顺着韩羽的阴睫流了下来。
稍作休息后,萧筠将韩羽的阴睫纳入自己的阴道,再次上下动了起来,这种姿势让韩羽十分享受,他渐渐感觉自己快把持不住了,突然,萧筠一个翻身蹲到地上,手握住韩羽的阴睫,疯狂的套弄起来,使包皮发出这响声,韩羽在这剧烈的套弄下,强忍着动。
萧筠笑着说︰「这次我要亲眼看你的喷射。」说着把嘴龟头放进嘴吸着,手上速度以更快的速度套弄,韩羽只觉得阴睫一阵发麻,忙用力挺住,萧筠感觉嘴的龟头膨胀着,估计韩羽已经把持不住了,便放慢了速度,并把龟头吐出,韩羽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了。
萧筠看着韩羽拚命忍住的样子笑道︰「这次不到40分啊,阿羽怎不济了。」韩羽用力憋住快意,没有力去回答她的话,萧筠这时候突然放开手,只见韩羽的阴睫一阵抖动,萧筠仔细观察着,结果什也没发生,只觉得韩羽的龟头比刚才更大了,而且发紫,估计是强行忍耐动的结果,萧筠轻轻按摩着韩羽的丸,韩羽只觉得刚要退去的动又回来了。
萧筠似乎不想让韩羽射出,停止了按摩,韩羽的阴睫尤自抖动着,萧筠怜惜的说︰「阿羽忍耐力好强啊,龟头已经涨得发紫了,快要射精的时候还能憋这久。」说着,用卫生纸擦拭着韩羽胯下的汗珠。
萧筠再次把韩羽的龟头放在嘴吸吮,然后紧紧握住韩羽的阴睫,只觉掌中巨物似乎在抖动着,出来了吗,萧筠想,只觉得嘴有点淡淡的咸味。萧筠吐出阴睫,用力一握,只见龟头的缝隙中有一丝乳白色液体渗出。韩羽由于忍耐喷射的旁望,使整个阴囊缩成一团,萧筠把玩着说︰「好紧啊,完全不像刚才那松弛啊,男人的身体还真是奇特啊。」
连续的间歇性玩弄,使得韩羽德龟头不断渗出液体,大概连续四五次之后,萧筠说︰「呵呵,出来吧,50分了。」然后快速套弄起来,只见韩羽的喉结慢慢向上滑动,臀部忍不住紧收。
突然一股白色液体从龟头前端喷射而出,萧筠见状把韩羽的包皮完全褪下,仔细观看着龟头在这喷射过程中的抖动,先渗出了那多,还能喷射,而且还射了这多,韩羽的生殖器果然不一般,萧筠暗想。
强力的喷射结束后,韩羽的阴睫还处于半勃起状态,萧筠看见完全裸露的龟头,还在淌着少量的液体,怜惜的把舌头凑在龟头前端,轻轻舔着韩羽的龟头。韩羽喘息着道︰「呵呵,大姐,你满意了。」
萧筠笑着说,「我就喜欢你忍耐的样子,很有男子气概啊。」
想到韩羽那壮硕的阴睫在自己的抚弄下射精,萧筠心兴起一阵快感,又将韩羽的龟头含到口中。
A市公安局招待所。看着室内的装潢,严清蕙不禁叹,A市到底是国内一流大城市,一个招待所就有如此排场,同时也感慨国内的官场风气,臣管已有準备,还是应付不来,要不是李景然还真难以招架,一天下来搞的自己疲惫不堪,但想到李景然的热情招待,还帮自己疏通不少关设,顿时心舒服不少。
沐浴后,严清蕙正备休息,这时响起敲门声,开门一看原来是李景然,严清蕙忙道︰「李处长,这晚还不休息啊,今天真是麻烦你了!」
李景然笑着说︰「哪哪,打扰你休息了,不见外的话叫我老李就行了,呵呵,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周丽,我们刑侦处的,这几天就由她配合你工作,生活上有什不适应的找她就行了。」
说完转身对身后一个穿制服的年轻女子说︰「小周,好好配合严小姐搞好工作。」
周丽也跟严清蕙打招呼,严清蕙笑着说︰「进来坐会吧!」
三人进到间,聊了一会儿,李景然说︰「我去方便一下,你们先聊。」
走进卫生间,李景然四下观察着,果然他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。
他第一眼看到看到严清蕙就被她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,虽然她不是绝顶的美女,但是她那独特的气质是别人无法取代的,一身休装,神情冷淡,似乎对世俗有某种看法,加上眉宇间的英气,更显得她如高山上的雪莲般典雅高贵,让男人看了有一种征服感,白天他刻意表现自己果然赢得了她对自己的好感,可是刚才自己邀请她夜宵被拒绝,使得李景然更觉得这女子的特别。
刚刚在聊天过程中,看到严清蕙迷人的玉足,想起白天严清蕙不是穿的这套衣服,所以想到浴室一试,果然在浴室面上看到严清蕙换下的衣服。李景然登时头脑发热,拿起一件红色的T恤一闻,有股淡淡的体香,下面是洁白的胸罩,李景然忙拿起来用力的嗅着。
啊,李景然暗呼一声,原来是严清蕙的内裤,粉红色,看起来十分小巧,一定是紧紧贴在严清蕙下身的,李景然想,并把贴近女人阴部的部位放在鼻子上仔细的闻,遗憾的是,没有什异味。李景然暗想,好乾净的女人啊。
仔细端详发现内裤贴近阴道口的部分有点湿,估计是女人体内分泌物,用舌头舔舔,略有点咸味。想到严清蕙白天发言时严谨的样子,兴奋的想︰她讲话的时候这个就贴着她的阴道口啊,说不定是那时候分泌出来的。又想到不少渴的眼神,想不到那有个性的女子的内裤竟被自己品味到了,下身不由起了动。
压在最下面的是严清蕙的灰色短丝袜,想起严清蕙白天穿的阿迪的女鞋,李景然猜想应该捂出汗了吧,拿起来看看,不出所料,丝袜前端底部发潮,放在鼻端仔细的嗅一下,有股淡淡的酸味,李景然卫火大起,原来气质这好的女人,袜子也有味道啊。想着白天严清蕙那有节奏的步伐,李景然想︰这可就是套在那脚上的啊。
李景然差点抑制不出当场打手枪的动,想到这是在招待所的卫生间,呆久了会引起严清蕙怀疑,这才恋恋不滤庞把衣物原样放好离开卫生间。李景然走到内屋,看到两个女人正聊的开心,笑着说︰「你们很谈的来啊!」
严清蕙笑着道︰「是啊,周小姐是很有见解的人啊。」
李景然看着严清蕙,暗想,好漂亮啊,可是你的贴身衣物都被我嗅到了,你的味道我很解,嘴上却说︰「好啊,反正时间多的是,要不明天不着急办事,让小周带你四处转转。」
周丽也说︰「行啊,明天我陪严小姐出去逛逛。」
严清蕙笑着说︰「呵呵,你们太客气了。」
飞驰的警车内,两男一女,坐在后排的男女低声交谈着,仔细观察会发现那女警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。
「你这几天就跟她混熟,越亲密越好。」
「是……李处,别。」周丽急促的说。
「好的,今天按照我说的做了吗?」
「不,啊,是。」周丽估计自己的脸已经红了。
李景然的手从周丽的警裙下探进去,食指按住周丽的阴蒂不停的揉着,感受着这个漂亮女警的下体。周丽算是A市警局的局花之一,不少人追求她,能把她掌握在自己手中,李景然深感满足。
「紧张什,都是自己人。」
司机小刘的确是李景然的亲信,但周丽毕竟是女孩子,怎都会觉得不好意思。「在这,不要,到您家吧。」周丽用极低的声音说道。
警车停在一个豪华别墅前,小刘转过头沖李景然点点头,李景然方才牵着周丽的手下了车,怎说他一个处长的收入也不可能买下这样一栋房子,李景然的原则是小心为上。
李景然坐在沙发上,周丽很熟悉的去厨房泡茶。李景然端着茶看着拘谨的坐在对面的周丽,说︰「来,坐到我旁边来。」
周丽很顺从的坐到李景然旁边,李景然隔着丝袜摸着周丽的大腿内侧,笑着说︰「你的腿越来越迷人了。」周丽默默的低着头。李景然手向上摸着,隔着内裤摸着周丽饱满的小腹,「急吗?」周丽双颊通红,轻轻点了点头。「那我陪你去方便。」李景然拉着周丽走进卫生间。
周丽忍不住道︰「李处,你……,这样我不行啊。」
李景然不答,只是蹲下去,双手从裙下伸入,抓在周丽内裤的边缘,褪到她腿弯处,李景然将鼻子凑到白色蕾丝内裤中间,一股年轻女子的气息传入鼻中。李景然赞到︰「好味!」周丽更加不好意思了。李景然说︰「来,让我帮你脱下来。」周丽依次抬起双腿,让李景然除去自己的内裤。
李景然从后面抱起周丽将她的双腿分开,像抱小孩子撒尿一样的姿势,周丽羞的将脸转到一旁。李景然用手轻轻分开周丽的阴唇,在周丽耳边轻轻说︰「来吧,不要害羞。」
周丽虽然照李景然的命令憋了一整天,但在上司面前,这种姿势也很难排出来。
过了一阵李景然见周丽没什反应,便用指甲轻轻刮周丽的尿道口,周丽忍了好久,在车上就快到极限了,只觉一阵尿意涌来。
「不要……」周丽急促的喊道,哗,一股淡黄色的液体,打在便池白色的内壁上,由于忍了好久,周丽排了很长时间才排尽,李景然仔细观察了周丽排泄的全过程,并在周丽排尿时候将中指插入周丽的肛门内,感受周丽肛门的收缩。
周丽排泄完方感受到肛门被放入手指的强烈感觉,不好意思的说︰「不要,那不乾净。」
「不,你全身都是乾净的。」李景然吻着周丽的头说。周丽渐渐觉得身体传来一阵快感……
韩羽躺在床上想︰早晚会被那母老虎轧干。手机响了,韩羽想该不会又是那女人吧。「喂,韩羽。」
「是霍铜啊,什事?」
「收到确切消息了,国际那边的确派人来了,叫严清蕙,你应该听过这个名字吧,搞掉我们不少人,这次要小心了。」
「是她……」韩羽楞了一下。
「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,组织也派人来了,要我们配合特使拿下那女人。」
「组织派谁过来?」
「罗雀。」
「什!!」韩羽又吃了一惊,「这下可热闹了。」韩羽阴沉的笑着说。(待续)